• 打开微信:
  • 1、扫描上方二维码
  • 2、或查找微信号:bjhaofs
查看: 1237|回复: 1

[网友爆料] 记者暗访房山某黑豆腐作坊:苍蝇乱飞 污水横流 样品检出苯甲酸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3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房山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摘要
记者暗访房山某半山腰上的一“黑作坊”,这里污水横流,苍蝇成群,散发臭气,据悉目前超万斤贴牌豆腐已流入市场。4月以来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北京一大型市场内的豆制品多来自一家被吊销执照的厂家。


4月2日凌晨2点,一辆车牌号为京Q09FU0的厢式货车驶入海淀锦绣大地批发市场。车上三个工人熟练地拉开车门,在两个小时内,将车厢内完全裸露的几千斤豆制品全部搬进市场里的多个批发档口。


早上6点30分,给自家饭店采购的林霞,在这里购买了30斤豆腐、10斤豆腐丝。林霞不知道的是,她每天所购买的这些豆制品,全部来自一家已被吊销了营业执照的豆制品企业。林霞也看不到,其中一个贴牌生产这些豆制品的黑作坊内,苍蝇乱飞,污水横流。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仅这家已吊销营业执照的“新颐温(北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其每天所生产的豆制品都达万斤,而在锦绣大地批发市场外围,还存在其他“三无”豆制品集散点,没有任何厂家标识、批号及生产日期。经北京市食品安全监控和风险评估中心检测,上述部分豆制品样品中检测出了违禁添加剂——苯甲酸。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表示,按照国家标准,苯甲酸都是不允许在豆制品中使用的,“同样是防腐剂,苯甲酸安全性能远不如其他同类产品。”

640.webp (7).jpg

除了豆腐,新颐温公司在锦绣大地批发市场还销售豆腐丝、豆泡等豆制品。新京报调查组 摄



无证公司万斤“黑豆腐”流入北京

4月2日凌晨两点,海淀区最大的农副产品交易市场锦绣大地批发市场内,豆制品区已灯火通明,各个档口的商家,正忙碌地整理货物,准备开市。

在众多的送货货车中,正在卸货的京Q09FU0并不显眼,但从车厢内被不断卸下的豆腐,因为没有包装覆盖,在灯光下显得非常白嫩。

这批豆腐在3000斤以上。每筐豆腐约40斤重,装进铁色拖盘里码在档口里。

在搬运过程中,工人不小心把一块污泥甩到了没有遮挡的豆腐上,随即拿起水瓢冲了一下之后,继续装筐。

根据北京市豆制品市场准入制度,进入市场的豆制品应当具有符合卫生条件的包装,不得提供裸露散装豆制品。根据豆腐托盘上的厂家标识显示,这批豆腐都是由“新颐温(北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生产的,厂址位于昌平区的一家印刷厂内。

司机同时兼职装卸的王飞告诉记者,他们的厂并不在昌平,而是在河北涿州。“我们每天下午四五点钟去厂里装豆腐,装完送到这里,第二天上午8点前再返回涿州的厂。”

为何会有两个地址,王飞没有直接回答。

4月2日,记者跟踪这辆厢式货车发现,在卸完当天的豆腐后,京Q09FU0开上了京港澳高速,一路奔往涿州,最终返回“涿州市鑫福来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鑫福来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鑫福来公司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200万元,也是一家豆制品加工厂。该公司一位鄂姓负责人向记者证实,新颐温公司的豆腐确实是在这里生产,“包括新颐温在内有三家都是在我们这做的。”

据他介绍,新颐温公司在鑫福来公司每天的用豆量在七八十袋,“核算下来每天生产一万斤左右的豆腐”。知情人士透露,除了锦绣大地批发市场,新颐温公司的豆腐还送往朝阳来广营批发市场。

“他们厂址在昌平,为什么要到涿州找地方生产?”

“北京那边不让他们干了,可能涉及拆迁吧。”鄂姓负责人说。

实际上,新颐温公司早在2018年8月27日就被昌平工商分局吊销了营业执照,原因是“开业后自行停业连续6个月”。

工商信息显示,2016年,王文龙独资成立新颐温公司,注册资本150万元,经营范围不仅包括豆制品,还涉及技术推广、经济信息咨询等十多个领域。

2017年1月份,经北京市食药监局批准,新颐温公司获得豆腐生产食品许可证,有效期5年。随后,新颐温公司因未公示年度报告两次被昌平工商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直到营业执照被吊销,该公司的合法生产时长不到两年。

640.webp (8).jpg

4 月 2 日凌晨,已被吊销执照的新颐温公司,仍将大量豆制品送入锦绣大地批发市场交易。 除了豆腐,新颐温公司在锦绣大地批发市场还销售豆腐丝、豆泡等豆制品。新京报调查组 摄



黑作坊靠贴牌生产送货进批发市场

在锦绣大地批发市场,还有另外一批贴着“新颐温”标识的豆腐,每天被送进市场。

送货的车主自称老谢,他告诉记者,这些豆腐是他自己做的,“跟王飞那边一样,只不过我是在房山,规模没有他们大。”

据老谢介绍,他的豆腐都在下午生产,六七点钟装车,凌晨送到锦绣大地批发市场,“我跟王文龙是各干各的,只不过是租他的这个厂标用。没有这个,市场不认”。

知情人士表示,按照批发市场的规定,所有豆制品公司都需要通过市场管理部门查验后才能入场交易,其中不仅包括证件是否齐全,还有实地勘验环节,“每年审批一次,通过查验的企业才能与市场方签入场合同”。

根据北京市食品放心工程要求,2003年7月1日起,北京豆制品的生产、流通企业进入市场将实行准入制度,所有集贸市场一律不得销售来自小作坊生产的无包装豆腐。本市所有的豆制品生产企业必须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卫生部门备案。为了规范管理豆制品市场,北京市还实施了“厂场挂钩”制度,只有符合规定条件的豆制品生产、加工企业才能与市场签订《厂场挂钩》合同,向市场提供豆制品。

4月2日当天,老谢的货车一共向锦绣大地批发市场送了2000斤以上的豆腐,但因为其中两筐豆腐发黑,被商家退货。

对于自己具体生产地址,老谢则三缄其口,只是称在房山周口店,花三万元租的院子生产。

忙到早上6点,老谢按惯例开车返回,一路上,他所驾驶的货车时有超速、闯红灯的行为。到达房山周口店镇后,老谢转入一条上山的土路,将车停进半山腰上的一座红砖院子。由于离大路较远,且有建筑物遮挡,这里很难被外人发现。

记者在现场看到,老谢不远处还有两个铁皮围栏的院子,也有运送豆腐的车辆进出。最终查实,这两个院子也是加工豆腐的黑作坊。

此外,还有一辆挂着京F89KE1牌照的厢式货车,所送的豆腐丝和豆泡也是新颐温公司的。

4月2日,正在卸货的车主告诉记者,这些货是从河北高碑店拉来的,但不肯透露具体生产位置,“今天送的多一些一共3000斤,平时2000斤左右”。

4月3日下午,记者再次探访锦绣大地批发市场发现,这里一共有七家豆制品档口,其中有6家都在卖新颐温公司的豆制品。

一位店主告诉记者,“你在这买到的豆腐丝、豆泡、大块豆腐,基本上都是他家的,因为他们是市场签约的,我们只能卖这些跟市场签约厂家生产的货”。

640.webp (9).jpg

4 月 2 日夜,老谢将自家生产的豆腐,送入锦绣大地批发市场。新京报调查组 摄



“三无”豆制品市场外扎堆交易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流入批发市场的豆制品有问题,还有大量没有厂家标识、食品批号、生产日期的“三无”豆制品,在市场外围进行隐蔽交易。

4月4日夜里两点钟,锦绣大地批发市场附近的砂石厂路上,一辆牌号为京QV0899的厢式货车停在了一家轮胎店的门前。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不断有各种面包车来到这里装卸豆制品,包括豆腐、素鸡、香干、凉皮等。从包装上看,这些产品大多没有厂家信息。

业内人士坦言,因为不是来自正规厂家,也无法与批发市场签订协议,所以这些豆制品只能在市场外交易,已经存在很久了,“说白了就是倒货的”。

经过几天观察,记者发现交易时间在夜里两点到三点之间,每次来倒货的都是熟人交易,一旦有陌生人出现,对方会迅速把车门拉上。而且厢式货车的货主大多数时候都在马路对面的一辆小车上,只有交易者出现后,他们才会从马路对面过来交易。

记者以询价的方式打探这些产品的来源,马上引起了货车司机的警惕,“你问这个干吗,我们这不做生意。”但在此前的观察中,记者留意到,每次交易时,都有人拿着账单做记录,核对数量和价格,车身上还贴着微信和支付宝的收款码。

640.webp (10).jpg

4 月 3 日,记者追踪新颐温公司其中一辆送货车发现,其生产地为涿州鑫福来公司。新京报调查组 摄



样品检测出违禁防腐剂苯甲酸

每天早上4点钟左右,厂家卸完货后,来自各个菜市场、饭店的商户开始涌入锦绣大地批发市场。

给自家饭店采购的林霞就是其中一个。多年来,她已经养成了每天4点准时醒的习惯。从她家饭店到这里,不过半个小时的路程。

4月2日这天,林霞一共购买了30斤豆腐,10斤豆腐丝。无一例外的是,这些豆制品都是新颐温公司的。

而林霞从来没有留意过厂标信息。“批发市场里的东西还能有假的?”她反问道。作为经营了两年饭店的店主,林霞更在意的是商品的价格。

最终,这些豆制品将在林霞饭店的厨师手中变成一盘盘麻辣豆腐、尖椒豆腐丝,送上消费者的餐桌。

稍晚些时候,复兴路一家菜市场豆制品档口老板李保国装好了货,他不仅买了新颐温的豆腐、豆腐丝,还买了其他厂家的产品。

“干这个快十年了。”李保国一边抱怨着现在生意不好做,一边自信地介绍做生意没亏过人。

他的顾客多是菜市场附近的居民。对于新颐温公司,他所知道也仅限于名字。“我们这种买几十斤的,不可能知道厂家的情况。”

4月18日,记者在锦绣大地批发市场分别购买了新颐温的豆腐、豆腐丝和豆泡,作为样品送到北京市食品安全监控和风险评估中心,其中在豆腐丝的样品中检验出了苯甲酸的成分。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表示,按照国家标准,苯甲酸都是不允许在豆制品中使用的。“同样是防腐剂,苯甲酸安全性能远不如其他同类产品,比如山梨酸钾。这在国际上也是公认的,日本就已经停止生产苯甲酸。但是因为苯甲酸价格低廉,有些黑心企业仍在违规使用。”

640.webp (11).jpg

5 月 9 日,海淀区食药监执法人员在锦绣大地批发市场查处新颐温公司的豆制品。该公司营业执照于 2018 年 8 月被吊销,现属无证生产。新京报调查组 摄



市场管理方称曾到厂家现场核验

5月9日下午四点半,海淀区市场监管局锦绣大地驻场办公室的执法人员,在锦绣大地批发市场的豆制品专区进行了检查。该豆制品专区共有7个摊位,在其中6个摊位上发现了新颐温牌豆制品,共收缴豆腐丝20斤,豆泡10斤。

新京报记者在检查现场注意到,在这6家摊位内,新颐温的豆制品只是简单盛放在透明塑料袋中直接对外出售。几名商户均向记者表示,他们向新颐温订货,并没有纸质订货单,只是简单通过微信联系,告知对方每日的进货量。记者在其中一名商户的手机中注意到,仅其一家,5月5日便在新颐温购入各类豆制品共计350斤。

检查完成后,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将现场收缴的新颐温牌豆制品进行了销毁,随后对豆制品专区的商户通知了新颐温牌豆制品存在问题,以后不可再从该厂进货。

锦绣大地批发市场一负责人也表示会将新颐温所缴纳的保证金予以扣除。

该负责人告诉记者,此处豆制品专区是于2018年10月份成立,10月22日左右,新颐温厂家想要将产品进驻此专区,当时锦绣大地批发市场有工作人员前往了该厂位于昌平的厂区,“我们当时看他们的证件都是齐全的,厂区也比较干净,并且现场拍过照片才答应他们可以进驻。”

而对于该厂此前营业执照已被吊销,但仍在正常生产这一情况,北京市市场监管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在此前工商与食药监两个部门尚未合并之前,营业执照和生产许可证是由两个部门分别发出的,可能是因为两个部门之间存在一些信息交流上的问题,导致这一情况未被发现。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最新修订的《食品安全法》第122条第一款规定,未取得食品生产经营许可从事食品生产经营活动,或者未取得食品添加剂生产许可从事食品添加剂生产活动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食品安全监督管理部门没收违法所得和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食品添加剂以及用于违法生产经营的工具、设备、原料等物品;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食品添加剂货值金额不足一万元的,并处五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货值金额一万元以上的,并处货值金额十倍以上二十倍以下罚款。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表示,问题豆制品不断出现在市民的餐桌,一方面是商家受利益驱使,在没有任何资质的情况下,铤而走险违规生产食品,而且低廉的价格能让他们迅速占领市场。销售方甚至也能从中分一杯羹,消费者最终成为受害者。另一方面,食药监部门也应该加强监管力度,另外也可以借鉴国外对于食品监管中的“吹哨人”制度,即食品药品企业的员工受到外部激励,“反戈一击”,在道德感和重奖的双重驱使下,站出来举报企业的不法行为,让这些隐秘的黑作坊无处可藏。

640.webp (12).jpg

2019年5月9日,房山,小山脚下的一处黑豆腐作坊内,摆放着做好的大块豆腐,豆腐上苍蝇飞舞。 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



黑作坊被查 现场几乎每筐豆腐都趴着苍蝇

在此前的暗访中,记者发现部分贴着新颐温公司厂标的豆腐,来自房山的一个黑作坊。

5月9日下午4点,商定好行动方案后,六辆执法车驶入该黑作坊生产点。

这个位于半山腰上的院子里空空荡荡,并未发现有豆腐生产的迹象。在问询中,之前每天都送豆腐到锦绣大地批发市场的老谢也否认自己做豆腐。

但调查人员随后在院子右侧的一个铁皮厂棚内,发现了大量已经做好的豆腐以及加工设备。老谢的妻子张某正在作坊里干活。



640.webp (13).jpg

2019年5月9日,房山区一半山腰的一处黑豆腐作坊内,刚生产出来的大块豆腐上落满苍蝇。 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


调查人员发现,作坊里苍蝇乱飞,每一筐豆腐上都趴着苍蝇,最多的有十几只。而厂房内地面污水横流,空气中散发着酸臭味,屋顶及四壁布满灰尘,大大小小的缸、桶、盆摆放凌乱,这些容器内壁都有一层厚厚的油污。硫酸钙、豆腐王等各种食品添加剂随处可见。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很多做好的豆腐,被整筐地放在脏乱的地上,有的豆腐托盘旁就是污水沟。

640.webp (14).jpg

2019年5月9日,房山区一小山脚下的一处黑豆腐作坊,简易房四处跑风漏气,地面肮脏。它的隔壁是另一家黑豆腐作坊。 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



作坊主抵赖“未曾送货到海淀”

在此次的查处中,调查人员经现场清点,一共71筐豆腐,重约3000斤。

“你这有手续吗?”执法人员问道。

“没有,不让做就停呗。”张某并未起身。

“把人吃坏了怎么办?”

“我也是刚接手做,才干了一个月。”

当调查人员在其家中搜出多个账本后,老谢开始称自己的豆腐都是送往门头沟,否认送货到海淀的农副批发市场,但记者拿出他在锦绣大地批发市场送货的视频、照片后,他才承认自己确实是送到海淀的。调查人员随后将所有豆腐就地销毁,生产设备装车拉走。

“这豆腐谁敢吃,他们自己都不吃。”据当地一名居民介绍,该窝点原本是一个水站,老谢租了其中一部分用来生产豆腐。

640.webp (15).jpg

2019年5月9日,房山区一小山脚下的一处黑豆腐作坊内,食药监局的执法人员正在现场检查。 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



另外两黑作坊老板去向不明

在查处老谢的黑作坊的同时,调查组派出另一个小组直奔附近的两个疑似豆腐黑作坊的窝点。

现场大门紧锁,铁皮围挡将院子包裹得严严实实,调查人员绕道院子后面,最终成功进入院内。同样发现大量已经生产好的豆腐及设备。

尽管生产豆腐的锅炉还是热的,没有切完的菜还在案板上,但这两个窝点均无人。种种迹象表明,生产者刚刚撤离不久。

640.webp (16).jpg

房山一处黑豆腐作坊内,水池里装着用于制作豆腐的黄豆。 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


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地上黑色的污水已经浸没了部分黄豆,墙壁也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几排没有任何标识的豆腐已经做好装筐,放在架子上,还有部分黄豆已经倒入水池浸泡。这些黑作坊内没有任何消毒设施。

经过清点,两处作坊共计查获豆腐60筐,重约2400多斤。

两名自称房东的男子向调查人员表示,不清楚老板的去向。附近居民告诉记者,这两个窝点已经存在两年了,主要是送往房山的批发市场。

调查人员随后将所有豆腐就地销毁,生产设备装车拉走。

据业内人士介绍,正规制作豆腐的厂商有一条管理非常严格的流水线,黄豆、添加剂等做豆腐的原料,都必须由有资质并且检验合格的厂家进行配送。生产中,各种原材料都严格按照各种比例进行调配,在豆腐成形后,还要经过80℃定时的消毒处理,最终检核合格的产品才能出厂销售。


(文中林霞、李保国为化名)


来源:新京报


签到天数: 1725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违法成本太低了。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 手机版|Archiver|网聚房山论坛 ( 京ICP备12052380号-2 

GMT+8, 2019-5-20 04:57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16 queries , Wincache On.

本站内容均为网友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网聚房山 版权所有© 2005-2015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